红糖加冰

谢谢喜欢!
产出为0。
主凹凸,sp,最近渣游戏去了。
淡aph,水油天雷,自己吃的cp都是无差。
王者荣耀/阴阳师咸鱼。

👌Day.3 七秀坊&浩气盟

为了带她丐太做任务去退了盟😂

说实在这边阵营真的是emmmmmm

我a掉的一年发生了什么怎么从平衡变成了恶人强势emmmmmm

👌Day.2 流离岛&稻香村&藏剑山庄


昨天亲友有事所以全是双开哭唧唧。


👌Day.1 长歌门&君山

p1强行加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养老党上线只为截图

p4亲友丐太莫名可爱其实脸捏的贼凶😭

给叽儿子在天策那换了一套破军来着,手抖自己截图都没了全是从亲友那边捞来p着玩的略略略

tag就不蹭太多了略略略

画的我男神,没画像就不打tag了。

´_>`


(crtan)存坑。

520放篇被坑掉的小基佬的摸鱼。´_>`


  Stan握着咖啡杯坐在床头,怀里抱着旅馆的白色枕头。抓过床头柜上的遥控器,调到了新闻节目。听着电视里的主持人用一口加拿大式英语播报着新闻,摆弄着手里遥控器,对着电视屏幕打了个哈欠。他扯扯身上的t恤,虽然外面的雪早就堆了起来,但屋子里还是蛮暖和的。吹吹可能烫嘴的热咖啡,Stan的注意力本就不在那些新闻上,而是在想着他被拉出门的那个晚上。

  

  ——四天前。

  从来不用Facebook的Stan自然没收到考试结束后的狂欢派对的邀请,他在家里一直睡到了晚上十点才醒来。

  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打开电视,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看《泰伦斯和菲利普》。门铃被按响,Stan放下放下吃的,按下暂停去开门。Craig站在门外大冬天的穿着件外套还不扣上,双颊泛红,胸口不断起伏,Stan差点怀疑Craig是不是刚刚在路边被强暴了,但看见Craig背上的包后,他默默抛掉这个想法,心虚地向Craig询问了半夜来找他的原因。Craig无视对方刚刚的失常,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将一条新闻亮给Stan,然后开口说到:“你和我一起去。”

  Stan只瞧了一眼标题,得知了上面说的是加拿大极光。他想都没想就回答:“不,找你的小男友去。”但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了——他想起来Craig和Tweek这对甜蜜的基佬在上周分手了。Stan感叹着七年的爱情竟也是如此脆弱,不禁有些心疼对方了。

  而Craig在听到Stan的话后果不其然对Stan竖了个中指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去不去?”他撇撇嘴,表现出不耐。

  本着安慰失恋好友的本分,Stan终于点了头。“我去收拾一下东西。”但他刚转身又转回来,“什么时候走?”

  Craig身子前倾,抓住Stan的手腕便拉着他向外面走,顺便关上了他家的门。

  Stan一个踉跄,无奈地跟上。心里还琢磨着这么晚买不到机票迟早得回来。结果可想而知,否则他现在也不会在加拿大的旅馆里喝咖啡。

  

  “嗡”的一声轻响,Craig推开房间门,径直去拔掉了他的摄影机充电器。朝Stan喊:“该走了。”

  朝窗外看了一眼刚刚开始变暗的天色,喝了一口咖啡,抿下嘴,目光投向挂钟——时针才指向数字七,Stan疑惑地开口:“这么早?”Craig只是随意应了一声,Stan则将咖啡一饮而尽,也算是暖下身子。他把咖啡杯放在床头柜上,伸手欲拿自己的外套,脸却被一件羽绒服砸到。他把头上的衣服扯下,Craig刚好把头转向了门口,“外面蛮冷的,穿厚些。”Stan勾起嘴角,将衣服穿上,再一次看向Craig的时候,Stan发现他正围着下飞机后买的那条俗气得可怕的粉红色长围巾,在脖子上围了两圈,以至于无法把摄影机挂在那儿,只得拿在手里。

  Craig终于发现Stan的视线,抬头看见Stan憋笑的脸,忍不住再一次对着Stan竖了中指,而后不再理睬Stan口里爆发的笑声,黑着脸背上了自己的背包。

  两人走在路上,无心欣赏路旁的雪景,或者说这样的雪景他们已经看腻了。但这里的气温确是比南方公园低得多。

  没多久,Stan已经感到指尖开始泛凉,出门前喝掉的热咖啡已经没法让他感到暖和。他将羽绒服的拉链拉上,把帽子下压以遮住耳朵,但手脚却仍暴露在寒风中,他抬起手向掌心呼口气,搓搓手,看着白气消散在空中,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Craig看着Stan被风刮得通红的脸,解下一圈围巾,伸手揽过Stan的肩,而后把围巾围在他的脖子上。Stan先是有些惊讶,而后抬手开始扯围巾。

  “gay爆了老兄!”

  Craig有些发怒,还拽着围巾的手更用力了。

  “老子就是。”

  Stan还在继续扯着围巾,还不忘嘀咕。

  “我不是啊!”

  “再扯老子勒死你。”

  Stan听见对方再一次开口,撇撇嘴,不是怕Craig勒死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也还是把手给放下了。

  “妈的基佬。”

  路旁那些令人乏味的景色没什么变化,Stan没法看出他们走了多长的路程,只是已经变得冰冷的手提醒着时间的流逝和路程的遥远。

  脖子在围巾的包裹下不再被寒风所刺,Stan把手插在口袋里却没办法变得暖和。他抬头看着天空,已经不像他们刚出来时那样黑不溜秋的了,些许的光点点缀在夜空中不同的位置,也许有什么规律,但他不了解那些凑在一起的星星代表什么星座。他眯起有些刺痛的眼,眨巴几下把目光放在旁边的人身上。

  他们早就不戴着类似于儿时的那些帽子了,Craig的头发没几缕是妥帖的,出门没带发胶,更是只能让其自由发展。Stan盯着对方的头顶看,倒也看出染发的痕迹,发根处偏浅色的颜色在黑发里显得有些亮眼。就像Craig这人,冷漠的样子在高中里早就出了名,即使他已经有了男朋友,也不妨碍那些女生在舞会前几天对他发出邀请,更不妨碍每年情人节收到一柜子情书。想起这些的Stan无奈地扯了下嘴角,脑海里闪过一条信息。

  “Craig.”

  “嗯?”

  Craig转头,还是皱着眉的样子,嘴也不张,从鼻腔里哼出一个单音表示疑惑。

  Stan尽量无视对方有些不耐的语气,整理好思绪才开口。

  “高二那段时间你和Kenny真的有一腿?”

  刚说完,Stan感到有些冷,伸出有些僵硬的手理了下围巾。倒是Craig,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冷漠的表情出现了裂痕。

  “不,不是。”Craig看着Stan的动作,“我们对彼此都没兴趣。”

  “那你...找他干什么?”Stan咽下“你对谁有兴趣”,不打算触及对方的底线。

  Craig瞟了一眼Stan,见对方欲言又止的样子转过头才开口。

  “你怎么不问我对谁有兴趣?”

  他突然的询问让没什么准备的Stan不知道该说什么。

  “呃...我不想知道...”

  Craig无言地看向Stan,两人间气氛有些尴尬,刚刚说话时呼出的白气还没消散,就像他们之间一对话就会一如既往地冷场。总得有一方主动做点什么才能打破这局面

  ——但他们显然都不是这样的人。

  我对你有兴趣。

  Craig张开嘴吸了一口寒气,想说出口的话却似被冻在喉咙里。

  Stan伸出手,十指交叉向前撑,活动自己僵硬的手指。Craig看了一眼对方有些发紫的指尖,伸出手抓住对方刚刚松开的手掌,Stan对他的动作感到诧异,尝试抽出手却被抓得更紧。

  “喂...你!”

  “怎么不穿厚些?”

  “哈?谁半夜把我拖过来的?”Stan抽不出手索性放弃,“当时我可穿着睡衣就和你去了机场,我下半辈子都忘不了那群人看我的眼神了。心理创伤你赔?”

  “100美元你还没还我,还有你的机票、身上的衣服、住宿费......”

  “你能不能别这么计较?当了这么多年兄弟还这样啊?”

  Craig用带着深意的眼神看着Stan,“兄弟而已。”

  “靠,除了tweek没人受得了你。”

  “那谁和我当了这么久的兄弟啊、嘶——”Craig刚开口,Stan另一只手就顺着他的后颈伸进去,让Craig打了个激灵,“你干什么!”

  Stan对着Craig得意地挑眉道:“爽吗?”

  Craig绷着脸赏了Stan一个中指,在Stan得意的神情下抓着他的手塞进自己衣侧的口袋里。

  掌心传来热度,Stan莫名觉得不只是手,心里也暖了。


一直觉得扬州挺美的,就是找不到截图的地方,只好截了个登顶。

孤独的双开跑去苍云截图,叽太帅毒太美,叽生巅峰。

映雪湖截图看见挂机的刀哥跑去合了张影,希望不要被发现。

广武镇蹲不到来扭秧歌的盾...心塞。


bg,莫问老琴爹和云裳小萝莉,亲友和他情缘,恶人。


还个债,没什么质量的超短的短篇。


老琴爹最近暂a,秀萝整天pv外观截图去了,希望他们能一直走下去吧。


找粮发现贴吧被封了,lofter这边粮好少啊( •̥́ ˍ •̀ू )
原作才看到七百多章....
去偷瞄了百科发现自家萌的cp拆了官配( ´•̥̥̥ω•̥̥̥` )
一代弟子吃汪林*杨清,二代吃须云生*英罗扎,然后还喜欢天昊*吞吞!两只都太可爱!
但自家萌的三对里一对后来有妻,一对已经被拆散百年,还有一对bg里吞吞一心想着和别妖交配( ´•̥̥̥ω•̥̥̥` )我......
整个人生都是昏暗的啊....
其他喜欢的人物有朱易/柳下枫/元放/云从/大罗
以目前自己看到的剧情我还没办法给他们在心里配cp(;′⌒`)难过。
如果朱易和元放有再亲密一些的举动我瞬间就能吃了啊!两人性格都好喜欢啊...
真说起来最喜欢的人物应该是下枫,想给他找个cp,但同代入门的人里不想拆须英,而小胖感觉一直在拖后腿的感觉不愿意吃......
下次看文前只要有百科的就一定要看,拆官配太难受了( ´•̥̥̥ω•̥̥̥` )
发完这条后我决定圈地自萌( ´•̥̥̥ω•̥̥̥` )
打扰了非常抱歉!

短文两篇(Kentan/Stenny)

加起来不到两千字的东西,祝看得愉快。
存粮发完了,下个月见。

1.
  肯尼又要死了。
我,凯尔和卡特曼正坐在救护车里,肯尼躺在我前面的担架上。他们反常地一人握住肯尼的一只手,说着些鼓励肯尼振作的话,还对着耶稣祈祷别让肯尼死去,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此没办法表现地更悲伤些,我甚至对此挤不出一滴眼泪。
我看着肯尼在床上奄奄一息,平静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却透露着虚弱,我们刚刚还在雪地里一起玩球,警察经过我们去追一个逃犯,却像是有意地一样顺手地一枪开枪打到了肯尼的左胸,该是很痛吧,我麻木地说出那句陌生的话“OMG,They killed Kenny!”然后漠然地看着救护车来把肯尼带上去,我想劝劝医生别救他了,我先和凯尔说了,他说我混蛋,然后现在站在就快死掉的肯尼身边为他哭泣。
救护车里充斥着消毒水味和血腥味,我有些难受,老实说我不怎么喜欢这些味道,但是我总觉得我经常和他们打交道。车里惨白的灯光不停地在闪,我盯着卡特曼的眼睛,我总觉得那双蓝眼睛透露着悲伤并且了无生气,什么时候卡特曼的眼睛会令我有这种感觉了?大概是在那死胖子近视好了之后吧。耳边是凯尔和卡特曼的哭声,还有那什么仪器的刺耳“嘀.嘀”声,明明他早该死了,现在还被拖着不会感到更疼吗?
我垂着眼看向半死不活的肯尼,他的帽子挡住了他的嘴,他的眼睛还没闭上,眯着看着凯尔和卡特曼,我想他就像在看笑话。他看向了我,好像是对我笑了吧,然后那双眼睛就变得和卡特曼的眼睛一样,都是没有一丝生气的蓝眼睛了。我没法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对我笑了,当时凯尔和卡特曼大哭起来,哭声里夹杂着的是仪器一直不停的叫声,我只是隐约地看见仪器上那条荧光绿的直线,然后视野就被泪水模糊了,我没哭出声,因为我没有感到一丝悲伤,但是我还是哭了。
我想,肯尼又死了。

“早安,斯坦。”
肯尼把帽子下拉了一些,久违地发出清晰的声音。
我转过头看见穿着橙色帽衫的他带着灿烂的笑容,一双蓝眼睛在冬日的阳光下像是在反光的蓝宝石。我的视线不由自主朝他的左胸移去,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看那里,他衣服的左胸口处干干净净,我却觉得那里有没洗干净的血迹。我的心快停跳了,一条荧光绿的直线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
“早安,肯尼。”

2.
  空气中弥漫的异味令斯坦感到不适,他厌恶地皱起眉,不禁后悔把东西忘在了球场。
  环顾了四周,一切正常的可怕,可腐臭味却充斥在球场里久久不散去。他迈开脚,寻着这味道的源头走去,终于在被锁死了的出口的拐角处发现了异常。草从掩盖着这东西,他靠近些后却仍看不太清,但他几乎能确定那是一具尸体。他瞪大了眼,即使这种东西在南方公园小镇常见极了,可他想不通为什么没人注意到这么浓重的味道。
  他压抑着恶心,倒是想瞧瞧这可怜人身份,走到尸体旁边,臭味使他不得不用袖子遮住口鼻,只为了不让自己呕吐。他蹲下身子,棒球帽挡住了尸体的脸,却让尸体的头发露出来,他瞧了一眼这人乱糟糟的金发,却没法看清尸体的脸。他有些不安,挪开了棒球帽,长满了尸斑的脸呈现在他眼前,他仔细看着那张脸,凹陷的轮廓让他觉得越来越熟悉。斯坦咬着下唇,手伸到尸体的脸的上方,犹豫了一会儿,手指碰上了尸体的眼睑,他用手指撑开了尸体的眼皮,蓝色的眼睛茫然地盯着天空。他急忙缩回了手,内心突然被恐惧填满,刚刚才和他们告别的肯尼现在却是一具散发恶臭的尸体。
  尸体的上半身早已模糊,内脏裸露在外。他瞧了一圈周围,找不到一根树枝,只好把手摸进了那血肉模糊的窟窿,手掌触碰到了一块黏滑的东西,他感觉自己手背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强忍住不适扔掉那东西,瞥见手上的深褐色液体,他不敢把手往身上擦。把目光聚在尸体上,他意识到自己刚刚取出来的该是内脏,而在内脏旁边的是已经断裂的肋骨,有的甚至碎成几节。空气还燥热得很,他却觉得自己如坠冰窟。
  他不敢想是谁要这么去伤害他的朋友。再次把目光放到肯尼的脸上,这才发现金发的发梢处结成了深褐色的血块,在阴暗的拐角处显得毫不起眼,斯坦却觉得那血块越发刺目。他感到喉咙发痒,张开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木然地抚摸着肯尼的脸,然后向下,滑向手臂,覆盖在尸体的手背上。他抬起肯尼的手,看着肯尼的手指无力地下垂,干瘪的皮肤让他想起他爷爷的手。但他仍低头轻吻着那手掌,嘴唇触碰到的冰冷令他止不住颤抖,眼泪带着体温从眼眶滑落到手掌上,却无法将手掌温暖。鼻腔中的腐臭味仍在无时无刻提醒他:肯尼已经成为了尸体。
  “吱。”
  老鼠细微的叫声惊醒了斯坦,他迷茫地侧过头,瞧见老鼠从肋骨下钻出来,嘴里还咬着一截肠子。斯坦猛地抽开双手,任肯尼的手掉落在草地上,脑海里浮现出老鼠啃食肯尼尸体的清晰画面。
  他立刻站起来蹬开脚朝洗手间奔去。踹开洗手间的门,上身伏在洗手台上,手撑在边缘开始呕吐,呕吐物浑浊的颜色令他难受至极,他打开水龙头,干脆闭上了眼,让流水声充斥双耳,但肯尼尸体的惨状没法随流水冲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