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加冰

谢谢喜欢!
产出为0。
主凹凸,sp,最近渣游戏去了。
淡aph,水油天雷,自己吃的cp都是无差。
阴阳师暮之霞咸鱼。
电五乡下小服浩气妖毒叽太。

一直觉得扬州挺美的,就是找不到截图的地方,只好截了个登顶。

孤独的双开跑去苍云截图,叽太帅毒太美,叽生巅峰。

映雪湖截图看见挂机的刀哥跑去合了张影,希望不要被发现。

广武镇蹲不到来扭秧歌的盾...心塞。


bg,莫问老琴爹和云裳小萝莉,亲友和他情缘,恶人。


还个债,没什么质量的超短的短篇。


老琴爹最近暂a,秀萝整天pv外观截图去了,希望他们能一直走下去吧。


找粮发现贴吧被封了,lofter这边粮好少啊( •̥́ ˍ •̀ू )
原作才看到七百多章....
去偷瞄了百科发现自家萌的cp拆了官配( ´•̥̥̥ω•̥̥̥` )
一代弟子吃汪林*杨清,二代吃须云生*英罗扎,然后还喜欢天昊*吞吞!两只都太可爱!
但自家萌的三对里一对后来有妻,一对已经被拆散百年,还有一对bg里吞吞一心想着和别妖交配( ´•̥̥̥ω•̥̥̥` )我......
整个人生都是昏暗的啊....
其他喜欢的人物有朱易/柳下枫/元放/云从/大罗
以目前自己看到的剧情我还没办法给他们在心里配cp(;′⌒`)难过。
如果朱易和元放有再亲密一些的举动我瞬间就能吃了啊!两人性格都好喜欢啊...
真说起来最喜欢的人物应该是下枫,想给他找个cp,但同代入门的人里不想拆须英,而小胖感觉一直在拖后腿的感觉不愿意吃......
下次看文前只要有百科的就一定要看,拆官配太难受了( ´•̥̥̥ω•̥̥̥` )
发完这条后我决定圈地自萌( ´•̥̥̥ω•̥̥̥` )
打扰了非常抱歉!

短文两篇(Kentan/Stenny)

加起来不到两千字的东西,祝看得愉快。
存粮发完了,下个月见。

1.
  肯尼又要死了。
我,凯尔和卡特曼正坐在救护车里,肯尼躺在我前面的担架上。他们反常地一人握住肯尼的一只手,说着些鼓励肯尼振作的话,还对着耶稣祈祷别让肯尼死去,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此没办法表现地更悲伤些,我甚至对此挤不出一滴眼泪。
我看着肯尼在床上奄奄一息,平静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却透露着虚弱,我们刚刚还在雪地里一起玩球,警察经过我们去追一个逃犯,却像是有意地一样顺手地一枪开枪打到了肯尼的左胸,该是很痛吧,我麻木地说出那句陌生的话“OMG,They killed Kenny!”然后漠然地看着救护车来把肯尼带上去,我想劝劝医生别救他了,我先和凯尔说了,他说我混蛋,然后现在站在就快死掉的肯尼身边为他哭泣。
救护车里充斥着消毒水味和血腥味,我有些难受,老实说我不怎么喜欢这些味道,但是我总觉得我经常和他们打交道。车里惨白的灯光不停地在闪,我盯着卡特曼的眼睛,我总觉得那双蓝眼睛透露着悲伤并且了无生气,什么时候卡特曼的眼睛会令我有这种感觉了?大概是在那死胖子近视好了之后吧。耳边是凯尔和卡特曼的哭声,还有那什么仪器的刺耳“嘀.嘀”声,明明他早该死了,现在还被拖着不会感到更疼吗?
我垂着眼看向半死不活的肯尼,他的帽子挡住了他的嘴,他的眼睛还没闭上,眯着看着凯尔和卡特曼,我想他就像在看笑话。他看向了我,好像是对我笑了吧,然后那双眼睛就变得和卡特曼的眼睛一样,都是没有一丝生气的蓝眼睛了。我没法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对我笑了,当时凯尔和卡特曼大哭起来,哭声里夹杂着的是仪器一直不停的叫声,我只是隐约地看见仪器上那条荧光绿的直线,然后视野就被泪水模糊了,我没哭出声,因为我没有感到一丝悲伤,但是我还是哭了。
我想,肯尼又死了。

“早安,斯坦。”
肯尼把帽子下拉了一些,久违地发出清晰的声音。
我转过头看见穿着橙色帽衫的他带着灿烂的笑容,一双蓝眼睛在冬日的阳光下像是在反光的蓝宝石。我的视线不由自主朝他的左胸移去,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看那里,他衣服的左胸口处干干净净,我却觉得那里有没洗干净的血迹。我的心快停跳了,一条荧光绿的直线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
“早安,肯尼。”

2.
  空气中弥漫的异味令斯坦感到不适,他厌恶地皱起眉,不禁后悔把东西忘在了球场。
  环顾了四周,一切正常的可怕,可腐臭味却充斥在球场里久久不散去。他迈开脚,寻着这味道的源头走去,终于在被锁死了的出口的拐角处发现了异常。草从掩盖着这东西,他靠近些后却仍看不太清,但他几乎能确定那是一具尸体。他瞪大了眼,即使这种东西在南方公园小镇常见极了,可他想不通为什么没人注意到这么浓重的味道。
  他压抑着恶心,倒是想瞧瞧这可怜人身份,走到尸体旁边,臭味使他不得不用袖子遮住口鼻,只为了不让自己呕吐。他蹲下身子,棒球帽挡住了尸体的脸,却让尸体的头发露出来,他瞧了一眼这人乱糟糟的金发,却没法看清尸体的脸。他有些不安,挪开了棒球帽,长满了尸斑的脸呈现在他眼前,他仔细看着那张脸,凹陷的轮廓让他觉得越来越熟悉。斯坦咬着下唇,手伸到尸体的脸的上方,犹豫了一会儿,手指碰上了尸体的眼睑,他用手指撑开了尸体的眼皮,蓝色的眼睛茫然地盯着天空。他急忙缩回了手,内心突然被恐惧填满,刚刚才和他们告别的肯尼现在却是一具散发恶臭的尸体。
  尸体的上半身早已模糊,内脏裸露在外。他瞧了一圈周围,找不到一根树枝,只好把手摸进了那血肉模糊的窟窿,手掌触碰到了一块黏滑的东西,他感觉自己手背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强忍住不适扔掉那东西,瞥见手上的深褐色液体,他不敢把手往身上擦。把目光聚在尸体上,他意识到自己刚刚取出来的该是内脏,而在内脏旁边的是已经断裂的肋骨,有的甚至碎成几节。空气还燥热得很,他却觉得自己如坠冰窟。
  他不敢想是谁要这么去伤害他的朋友。再次把目光放到肯尼的脸上,这才发现金发的发梢处结成了深褐色的血块,在阴暗的拐角处显得毫不起眼,斯坦却觉得那血块越发刺目。他感到喉咙发痒,张开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木然地抚摸着肯尼的脸,然后向下,滑向手臂,覆盖在尸体的手背上。他抬起肯尼的手,看着肯尼的手指无力地下垂,干瘪的皮肤让他想起他爷爷的手。但他仍低头轻吻着那手掌,嘴唇触碰到的冰冷令他止不住颤抖,眼泪带着体温从眼眶滑落到手掌上,却无法将手掌温暖。鼻腔中的腐臭味仍在无时无刻提醒他:肯尼已经成为了尸体。
  “吱。”
  老鼠细微的叫声惊醒了斯坦,他迷茫地侧过头,瞧见老鼠从肋骨下钻出来,嘴里还咬着一截肠子。斯坦猛地抽开双手,任肯尼的手掉落在草地上,脑海里浮现出老鼠啃食肯尼尸体的清晰画面。
  他立刻站起来蹬开脚朝洗手间奔去。踹开洗手间的门,上身伏在洗手台上,手撑在边缘开始呕吐,呕吐物浑浊的颜色令他难受至极,他打开水龙头,干脆闭上了眼,让流水声充斥双耳,但肯尼尸体的惨状没法随流水冲洗干净。

(米英)无题

欠别人的东西占个作品和cptag,请别在意它。
不艾特她。

——————

  树林里暴雨肆虐着枝叶,月光透过狭小的窗户照进教堂里,浮尘也在月光之中显得闪闪发亮。亚瑟放下手里的经书和十字架,将台上的油灯点亮,大门突然被敲响,亚瑟迟疑了一会儿蹲下身摸出地毯下面的匕首,左手提着油灯,右手握着银制匕首。他小心翼翼地走向大门,脚下却依然发出细微的声响,他皱着眉,朝门外喊到:“谁这么晚来教堂?”
  敲门声戛然而止,他也已经走到大门前,足以让他听见门外瓢泼的雨声还有那无法被雨声掩盖的沉重脚步声。他不再犹豫,将匕首藏入袖中转身就走。寂静的夜里细微的声响更折磨人的神经,“咔啦、”大门的锁被打开了。他心中一惊,正想转身,后颈已被一只潮湿而多毛的爪子覆上,锋利的指甲轻轻嵌入他的皮肤,这反而使他冷静下来,不由得想到自己袖里的匕首。
  “我不会伤害你,”它低沉的声音像是刻意压低过,“我只需要一个休息的地方。”
  “这里是教堂——”
  “我知道!只有这里不会被搜查。”它咬牙切齿,而后撇过头嘀咕道,“只有人类会相信上帝的存在。”
  亚瑟这才注意到来者到现在都还没有稳下呼吸,该是受伤了吧?所以被护卫队逼到了这里。
  “愿上帝原谅我。”他透过油灯的玻璃上瞧见了身后生物的轮廓,正如对方所说是狼人,浅棕色的毛发盖住了它的脸,只留下一双蓝色的眼睛在外面,显然是不希望有人知道他作为人类的外貌。它靠着火光也能看清些,瞥了一眼身材有些瘦弱的神父,裸露在外的皮肤过于苍白,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
  “愚蠢的信仰。”而对于亚瑟的话它只是不屑地表态,但亚瑟也不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他只是挑挑眉,握住匕首的力度紧了一些,随即开口询问:“这里有什么能让你恢复的地方?”
  它这时把注意力从背对的自己的人移开,扫视了一番昏暗的教堂内部,“那边窗户下。”说着它踢了一脚亚瑟的小腿。
  亚瑟踉跄一下,狼人的手掌仍不离开他的颈部,他深吸气,“那么可以松开您的手了吗?我不希望被你误杀。”
  狼人犹豫了。
  “先生,狼人也不应该违背诺言吧?”
  “当然!我们不是会随意践踏承诺的种族!”口头上虽然答应了,但它仍未松手,“你得发誓你不会告密。”
  “好的,我以我的生命向上帝发誓我不会将今晚的事向任何人透露。”
  “不只是人,任何物种都不行。”狼人谨慎地提醒。
  “...我以我的生命向上帝发誓我不会将今晚发生的事透露给任何人。”亚瑟无奈地重新再来一次,“那么现在可以了?”
  狼人朝他靠近,凑在他耳边低语:“你先把匕首扔到远处。”
  亚瑟愣住并停下了脚步,狼人的爪子已经捏住了他的右手,“刺啦——”袖子被指尖划破,他瞪大眼睛看着那只狼爪褪下狼毛,露出男人的手。在他晃神之际,匕首被挑到了地上,狼人一脚将匕首踹远,也把手从他的颈部挪开。
  烛火里狼人的轮廓已然是一个年轻人。
  “现在可以了。”狼人轻哼一声,把身体的重力向对方背上压,“狼人的身体素质即使是在受伤后也比你们好太多,别想着能在没了利器的时候杀掉我。”
  “当然,我不能。”亚瑟随意地笑笑,“不过我没想到会有狼人瞧上我这里。”
  狼人有些疑惑,亚瑟已经侧过身,脸靠近对方的颈部,双手环上男人的腰,向上移动到背部,“我会让你出点血,小狼崽。”
  亚瑟的尖牙刺破了对方的皮肤,指甲几乎切进男人的肉里,血腥味弥漫在了空气中。
  狼人忍着尖锐的痛感,把手掐在对方的腰上:“该死的!不想死给我松开!”
  亚瑟挑眉,略微不舍地松开对方。抬手擦了擦嘴边并不存在的血迹,狼人则用手摸了一把脖子,并不觉太严重。
  “没想到吸血鬼已经渗入了教会。”
  “哈,比起这个,”亚瑟打量了眼前已经变回人类的狼人,“我倒是没想到城里风头正盛的血猎琼斯是只狼人。”
  “阿尔弗雷德·F·琼斯,我的名字。”阿尔弗雷德亦是终于开始仔细观察亚瑟,这时他才后悔进来时明明发现了对方苍白的肤色却没有怀疑。他发觉亚瑟长得不错,只不过有些偏瘦,而后他的目光被亚瑟的眼睛吸引,对于身为狼人的他来说,绿色无疑是最美好的,而亚瑟有一双祖母绿的眼睛,他倒是第一次从别的种族的人身上感到一丝亲切——除了将他养大的人类夫妇——他们在他十八岁时第一次觉醒后被他自己杀死。阿尔有些伤感,干脆抱住了亚瑟闷声不说话了。
  亚瑟注视着阿尔的变化,作为一个活了这么久的人早已习惯照顾小孩,便是自然地拍拍对方的背。然而这时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让阿尔对他起依赖之心。而在后来不得不腰酸背痛地主持祷告的时候他终于想起自己那没正经的巫师朋友的话:狼人都是些整天发情的基佬。这话据说是在他养大了一只狼人后的亲身体验。
  这时的亚瑟只是审视了一番阿尔弗雷德,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争吵

style/kyan
ooc预警
两个月前的手稿断断续续的转完,有bug也懒得改了。
只有两千字的东西,自己是一个写不出长篇的辣鸡。
也许是小屁孩的日常,发糖,祝食用愉快。

——————

  斯坦攥着从温蒂柜子里拿出来的粉红色纸张,几乎说不出话。
  他回教室拿工具侠落下的螺丝刀,意外地看见凯尔鬼鬼祟祟地在走廊徘徊,他放慢了脚步开口正打算叫住凯尔,凯尔停了温蒂的柜子前,这令他不由得疑惑地把准备开口的话咽了回去。
  凯尔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了一把钥匙,用它打开了柜子,然后把把一张纸放进了温蒂的柜子里。然后把柜子锁好后从另一边离开了走廊。斯坦忍着心中的惊讶和好奇等着凯尔离去,他迈步跑到教室去拿到螺丝刀又回到走廊,他握着螺丝刀纠结了一会,走到温蒂柜子前用螺丝刀将柜子门给卸下,得以看见放在那些东西之上的粉红色纸张。粉红色令他感到有一丝不安,但他仍迫不及待地把纸张展开,可纸张上面的内容无一不表露出对温蒂的爱意,斯坦止不住颤抖着身体,气的,三两下把这纸给撕成碎片。
  “喂!走廊上的,放学后不能留在学校!”耳边传来邪恶姜黄人的警告,斯坦回过神,转头看见仍在转角处的姜黄人又低头瞧了一眼散落一地的碎纸,他一咬牙,抓起螺丝刀就向另一边跑去,顾不得把柜子恢复原状。跑到楼梯边,他几步跳下楼梯,直朝学校大门跑去。大门前,他手撑在膝盖上缓着气,不禁庆幸没在路上碰见那些邪恶的大厅管理者。
  南方公园的冬天实在漫长,斯坦跑在回家的路上,他现在无法可等明天再听凯尔的解释。
  凯尔拉上了窗帘,坐在床上正数着他的小金库,却听见窗子被人拍得“哐哐”响。他连忙把刚刚进账的十美元塞进去藏到了柜子底下,而这些动作对窗户外面的斯坦来说只是一阵细碎而凌乱的脚步声。凯尔在里面不耐烦地大叫:“该死的。我没锁窗户!伙计你太吵了!”而后扯开窗帘,没看斯坦一眼,又直接拉开了窗户。斯坦跳进房间,一把拽起凯尔的衣服领子。
  凯尔怒视着发了神经的斯坦,不得不踮起脚来让自己不至于窒息,但即使是这样,他仍感到呼吸不畅。斯坦不愿意放手,凯尔则攥紧了拳头,抬起手臂朝斯坦脸上挥出一拳,砸到了斯坦的鼻子 斯坦因疼痛松开了手,捂住鼻子瞪着凯尔,而凯尔正试着平息他的呼吸和怒火,面上还是平静地理着自己的衣领。
  对方不痛不痒的态度触怒了斯坦,他随意地擦了下鼻子,向前把凯尔扑在了地上,凯尔的后脑勺与地面碰撞发出“砰”的一声,“老兄!你发什么神经!”凯尔龇牙咧嘴叫起来,用手肘支起身子,伸出手要给跨坐在他身上的家伙再来一拳,但马上就被斯坦抓住了手腕。斯坦将凯尔的手压回对方的脑袋边,另一只手抽开了凯尔还支撑着上身的手,凯尔的脑袋又一次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操!狗娘养的!”凯尔看着斯坦像个胜利者一般坐在他身上,却还像被抢食的狗那样凶恶地盯着自己,他的手被斯坦钳住,瞥了一眼怒气冲冲的斯坦偏过头向斯坦的手腕咬去。
  斯坦的五官一瞬间全绞在了一起,左手因疼痛已经使不上力气。凯尔趁这时挣开了右手,对着近在咫尺的斯坦的脸就又来了一拳,斯坦顿时觉得鼻子发痒,凯尔看着血从斯坦的鼻孔流下滴到了他的衣服上。斯坦愣在那儿,凯尔抽出来另一只手,一把把愣神的斯坦推到在地,站起来甩了甩肩膀和手腕。
  “妈的,斯坦你这个混蛋!”凯尔扯着自己的衣服,看着那一团血渍,“就因为你的鼻血我又得重新洗一次衣服!”斯坦被凯尔的叫声唤回了神,抬起自己还在疼的左手,手腕上不止有一圈牙印,还有着被咬开的小口子。他撑起身子,把背靠在凯尔的床边,用右手抹完脸后又擦在凯尔的床单上,愤愤地叫到:“操你妈!你先咬我还把我打出鼻血!”凯尔看着斯坦伸出手一次次把鼻血擦到他的床单上,顾不及去找纸,快步走到斯坦身前,一只手扯着斯坦的头发,另一只手用袖子狠狠地擦着被斯坦自己抹到脸上的血。斯坦停下了手里的暴行,感到脸被凯尔的袖子擦得火辣辣地疼,他眼睛向上瞄,凯尔一脸嫌弃,还一副肉疼的表情数落着斯坦:“你他妈一进屋就摆出一副‘你日了我家狗'的表情,还揪着我的衣领不放在那儿发神经,我他妈不打你还去打你家狗?”
  斯坦拍掉凯尔的手,骂骂咧咧:“你他妈还给温蒂写情书!”手被拍掉,凯尔皱眉看着斯坦脏兮兮的脸抬手继续擦,力度比刚刚又要重些。“斯坦你吃屎去吧!我怎么可能会看上温蒂!”他停顿了一下,“卡特曼给了我十美元让我帮他写一封给温蒂的情书。你和她已经分手,所以我就答应了。”
  “那你放学后放在温蒂柜子里的情书是怎么回事?”
  凯尔抽出一只手捏了下眉心,“该死的,那是我用你的署名写的一封!卡特曼的我早就给他了!你他妈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斯坦有些错愕,凯尔已经退后几步,心疼着自己的袖子,朝还坐着的斯坦的腿踢上一脚。斯坦回过神,扯着凯尔的衣服站起来,两只手垂在腰侧,颓废地趴在凯尔身上,把头埋在凯尔的肩头。凯尔觉得脖子有些痒,皱着眉向另一边侧过他的头,而斯坦却沉默了,凯尔抬手轻轻拍着斯坦的背,也不说话。斯坦带着鼻音哼哼两声,总算开口了:“呃,抱歉,凯尔。”凯尔担心着自己的床单和衣服,没听清斯坦的话,“啊?”斯坦抬起头下巴抵着凯尔的肩,“不,没什么。你的头还好吗?”“你脑袋才会有事。”凯尔瞪了一眼还趴在他身上的斯坦,没好气地回答,“我头发厚实着,只是你打扰了我完成加里森老师布置的生物作业,真是好伙计。”斯坦听他的话憋着笑,只道:“抱歉、抱歉。噗。”
  凯尔嘴角抽搐一下,放下手伸到对方腰际,看见斯坦有些颤抖,他得意地勾起嘴角,手指一动,随即在耳边收获了一份斯坦的尖叫。“翻你的窗回去,斯坦。我要做那该死的作业了!”斯坦揉着腰,对着斯坦竖了一个克雷格式中指:“操你的!伙计!”凯尔闻言只是又踹了斯坦一脚,挑起他的眉毛:“没门,伙计。这太基了。我们不是克雷格和特维克。”斯坦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转身翻窗去了。
  待斯坦关上了窗,凯尔一把扯过窗帘,蜷在床上打滚,龇牙咧嘴地捂着后脑勺直叫疼。

第一张给自家帅龙裔。

全是摸鱼,尽量选了完成度高些的,然而开学后根本不能提完成度...

永远记不住自家龙裔的衣服。

我知道我单词拼错了但是重新去照好麻烦啊

aph没摸几个

如果画的有cp那么应该都是crenny,style,bunny,buttkin了。

其他的都没有明显cp向,我只是喜欢他们之间的友情和羁绊

一如既往只打作品tag


只是练笔没有想题目

但是我还是要标注一下cp是stan&kyle攻受你们请随意

我希望这东西不会因为几个粗口被和谐

第二人称这得先申明一下

好了我没什么要说的了

 

你扶着斯坦的腰从酒吧出来,他的手搭在你的肩上,眯着眼,嘴角还残留着透明液体。他几乎快趴在了你身上,一股酒气冲进了你的鼻腔,你不禁皱起眉头,却没有松开他,即使他比你重,这会儿还得你来承受他的体重,他还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想办法开导你自己,你该庆幸他没有卡特曼的一身肥肉。

他抓吧了几下他的帽子,几缕黑发露了出来,你侧过头用另一只手把他的绒球帽拉下到盖住他耳朵的位置,他撅起嘴把帽子向后扯,开始说他的混话。

“哦!卡特曼就是个婊子!”他竖起左食指在你眼前晃,咒骂着那个恶名昭彰的种族主义者,卡特曼的妈妈就是个婊子,而卡特曼绝对是个能拍死前浪的后浪,你由衷地出声赞同了他的想法:“是的,他就是个婊子,他妈一样的婊子。”

他晃着的手指停了几秒,你对那并不在意,但你仍然担忧地看了一眼他。你发现斯坦正看着你,而他看向你的眼神混混沌沌的,在和你对视后又慌张地把目光转回了路前方。

“…肯尼是个婊子!”

“Yeah.给十美元就给别人BJ的婊子。”

“你想试试?凯尔?”

“不,我不想染上梅毒。”

他闻言笑起来,你能感觉到他压在你身上的身体在抖,更别说他口里发出的笑声。

“克雷格是个婊子!”

“喔,你说的对。”

“特维克也是!他和克雷格是对基佬,他们都是婊子!”

“无法反驳。”

你随意地回应着斯坦的疯言疯语,但你的神经告诉你自己不好受。他身上的酒臭味太过浓厚了,他每一次开口时你都会感到反胃,你抿了抿嘴,不禁庆幸自己为了出来找他而没吃晚餐。你早该想到两天前他和温蒂分手后没发疯才是不正常的事。

“贝贝是个婊子!为了鞋子就愿意和克莱德那个傻逼约会!”

“没错,我赞成。”

“温蒂那个愚蠢的婊子!他们说她和卡特曼在一起了!”

“是、是,”事实上你并不在意温蒂会和谁在一起,而卡特曼从很久以前就和温蒂勾搭在一起过,“温蒂是个婊——!”

你的胸口遭了一拳,你的脸快皱成一团了,斯坦永远不懂下手太重会害死人,更何况你是个体弱多病的糖尿病人。你瞪着他,他也气势汹汹地瞪着你,还挥着他那醉醺醺的拳头。

“你个混账凯尔!你不能骂我的女朋友是婊子!”

你无奈地撇撇嘴。温蒂·苔丝伯格总是移情别恋,但是你的好朋友斯坦对她总是念念不忘,他们好了又分,分了又好,而且每次你都得负责安慰照顾和温蒂处于分手期间的斯坦,如果他在被甩后只是伤心酗酒就太好了,之前他为此变成了一个EMO,虽然斯坦说那是哥特。你本还想嘲笑他几句,却看见斯坦又变得颓废起来,你干脆地闭上了你的嘴,不再和他进行有关他前女友的谈话。

斯坦也安静了下来,你听着鞋踩在雪上嘎吱嘎吱的声响有些犯困,而斯坦压在你身上的重量也越来越大,你有些害怕了,如果斯坦睡着你得花费大把力气把它拖回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扶着他。你抛却倦意开始在脑海里模拟怎么与醉酒的斯坦找话题,在你终于开始怀疑你找不到话题的时候,斯坦适时地叫起你的名字。

“凯尔?”

“怎么了?”你松了口气,“不舒服吗?”

“不。”他的表情变得严肃,但是他脸上一直没消散的红晕使你明白他还没可能清醒,“凯尔你是个婊子!”

你怒视着突然发神经的斯坦,他一本正经的表情不像在开玩笑。你一如既往开始后悔出来找失恋的斯坦,而这次你甚至连晚餐都没吃。

“贝贝说的太对——即使她是个婊子,你的屁股真他妈性感!但你不是卡特曼他妈,我不能给你钱,然后让你翘起你的屁股给我上!因为你!温蒂和我分手了!你他妈就是一切糟糕事的源头!”

“靠!操你!斯坦!”在家庭中培养起来的良好修养让你抑制住了作为新泽西人的暴力倾向,但那不代表你不会因为别人的辱骂而爆粗口。斯坦停下了脚步,你甩开了他搭在你肩上的手,他摇摇晃晃地向你靠近,咧开嘴傻笑着。

“不,是我操你。”

他干裂的嘴唇覆在你的唇上,双手环住你的脖子,你闻到近在咫尺的那令人作呕的酒臭味,你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肚子隐隐作痛。你想让他停下,所以你张开了嘴,紧接着你就感到嘴里也被斯坦染上了酒臭味,你感到恶心想吐,这让你回过神。斯坦和你在街上接吻,而在你眼前斯坦的表情变得痛苦起来,你慌张地开始推开他,但是他却更加用力的按住你的头——准确地说是你的绿帽子,你一脚竖直向上踢,但仍然没来得及。

你的口腔在一瞬间充斥了斯坦的呕吐物,他松开了手,而你踢到了他的大腿,你甩了他一巴掌然后转头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你扶住路灯杆,你实在是不想碰这不知道是被涂了鼻涕还是精液的铁杆子,可是你的胃在抽搐,一阵阵地绞痛,你不得不扶着这东西。你干呕着,听见了一旁的斯坦发出一声闷哼,你懒得再管他是撞到了什么东西,冷空气在切割你的喉咙,你想把那些恶心的东西吐光,你总觉得你的嘴里还有他的呕吐物,但你除了唾液什么也吐不出来。你难受极了,捂着肚子蹲在了路灯旁,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死死咬着牙。直到只有胃痛还在折磨你的神经。你扶着路灯杆站了起来,然后就开始了头晕眼花,你只好两只手扶住路灯,否则你怀疑你随时会倒在路边。路灯突然亮了,你不适地眨了眨眼,瞥到了雪地上安静地像死掉了的肯尼一样的斯坦,你又开始头疼了。

你明白你不会残忍地抛弃斯坦,而你不敢保证把他叫醒后又会发生什么糟糕事,你只能选择把他拖回家。你翻了个白眼,对着天空咒骂:“耶稣基督。”

一些有的没的的脑洞 多cp向(01.02 更一条)

大概就是平时脑子里跑出来却不会写/画的东西,cp杂乱,加中心居多吧。

以后不写的脑洞就都腿在这儿XD

如果有人想写写/画画的话实在是太棒!

所有cp不分攻受!无差赛高w
——————
12.20 15 普加bg新大陆亲子;枫茶北双可全员;新大陆亲子;奥利弗;软绵绵;北双娘或枫茶娘软绵绵娘;新大陆亲子枫茶或北双娘
12.26 15北极;加中心;异色北双北双娘
01.01 16软绵绵味音痴芋兄弟
01.02 16黑鹫主从

*

普通人设,梅格和艾米是姐妹,小时候家里发生火灾,失去联系,梅格变成了色盲,只能看见红色。两人被孤儿院收养,艾米丽被罗莎家抱养,罗莎是负责治疗梅格的医生,基尔是罗莎的好友,患过精神疾病,至今仍未完全治愈。梅格在一次治疗过程中看见基尔眼睛直接吓哭(哈?)等等诸如此类

*

魔法世界架空,亚瑟和马修与其他人不在同一个时代。亚瑟是个强大的黑魔法师,在森林里捡到迷路的小马修带回家养,身体越来越差,死后被捡回来的学生马修埋到后花园种了玫瑰。阿尔弗雷德立志要成为冒险家,带着一把破剑从小镇出发。过程省略。唯一陪他走到最后的治愈士马修也在进入森林后失踪,找到森林深处黑魔法师的家,里面等待他的却是他一直以来最信任的人。

*

亚瑟是个海盗,阿尔是他的弟弟,并且总与他作对。一次出海他们遭遇海难被人鱼马修救下。

*

亚瑟失踪了,同为英.国的奥利弗不得不代替他去参加世界会议。

*

加.拿.大一周没去了,察觉到这一点的法.国去了加.拿.大家,开门后被马修一把抱住叫“Papa”。【感谢kokily(没打错吧quq)大大写了这个令人羞耻的脑洞!!法加很可爱!!!地址: http://unless23.lofter.com/post/35622d_956a570 (不知道怎么做超链接,看起来不美观好想死quq】

*

学生设定,梅格代替生病的艾米丽去酒吧唱歌,被恶友们调戏,然后偷跑出来的艾米丽或者在一旁盯上了这个女孩子的罗莎和索瓦丝来救美。

*

小红帽

1.马修是狼,亚瑟是小红帽,眼睁睁看着自家养的狼被孙女拐跑,作为外婆的阿尔表示心里苦。

2.梅格是小红帽,猎人艾米护送小红帽送面包给外婆,但是艾米这个路痴没带地图。

-12.20 15

*

雪地里伊万微笑着逼近因受伤而靠在墙角不能动的2p加,结果是帮他围围巾顺便背回家了。

*

马修因被当作加/拿/大而被其他国家拉去参加了世界会议,直到真正的加/拿/大来迟。

*

2p,加加和艾伦吃了奥利弗的杯子蛋糕变成女孩子啦,梅格和艾米得教教他们女孩子是怎样生活。

-12.26 15

*

普通人设,小孩子的加加第一次独自一人去幼稚园,弗朗吉跟踪遇同样跟踪阿米的亚瑟和跟踪子独的阿普。

-01.01 16

*

基尔伯特是aph圈的一位写文大手,擅长写甜文,应粉丝点的一篇史向黑鹫主从的文很郁闷,因为长相问题他并不是普厨,而且这是一个让他头疼的组合,他不得不一边填点文一边查各种这一对的历史梗。于此同时,他开始收到莫名其妙的悄悄话,可是他的列表里只有熟人,却没有人承认他们给基尔发了悄悄话。而在断断续续的填坑过程中,随着资料的扩展和情节的清晰,他开始不断的做着奇怪的梦...

-01.02 16
[期末来了,脑洞快被试卷吃光了。哀怨:想吃新大陆亲子粮...想吃黑鹫主从粮...想吃普露粮...想吃左加粮...(碎碎念)]